荒野孤城

解析 叶修-嘉世-陶轩 的关系


【第1027章 挟持比赛】:

苏沐橙看了兴欣这边一眼,目光中没有流露出太多的东西,转身就朝着比赛席方面走去了。倒是陶轩,这个时候也忽然转头朝兴欣这边瞟了一眼,不,准确地说,是瞟了叶修一眼,眼神中流露出一种似乎是得意,又好像是戏弄一样的神色。
这是什么意思?
陈果不解,转头望向叶修,却看到叶修脸上浮现起了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神情,这大概是,愤怒?
是的,愤怒!
即便是被退役,被嘉世那样描黑,也向来异常平静的叶修,居然出现了愤怒的神色?为什么,只是因为苏沐橙被派上场?

为什么叶修会愤怒?原文中寥寥几句,难免让人觉得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。

在这里,陶轩对苏沐橙的算计行为,几乎可以说是无法理喻甚至丧心病狂的了。魏琛点出了他的用意,“在这样的一场敏感比赛里,即便苏沐橙没有放水,而只是正常地输掉比赛,恐怕也会引人猜忌。比赛这种事,真要先入为主地去抠细节的话,一些操作没有到位的地方,都可以被硬说成是放水……所以说,这场比赛,对于苏沐橙而言,只能赢,不能输,只要输了,对她就会有很多不利的影响。”
在此之前,叶修能猜到陶轩会千方百计地逼自己退役,甚至不惜用尽阴险狡猾的手段,但他把这些看在眼里却不打算吭声。同时,他也知道自己离开嘉世后,陶轩和苏沐橙肯定会非常不对付。沐橙性格里坚韧的一面促使她和嘉世冷战,明确地摆出除了合同的雇佣关系外,她和这里再无瓜葛的态度。眼睁睁地看着嘉世的摇钱树即将抽身去兴欣,陶轩看不惯苏沐橙也算正常。

但叶修始终对陶轩的道德人品存有信任,以为他再卑鄙无耻,也不会对沐橙怎么样。因为说实话,苏沐橙并不欠陶轩什么,无论是认真比赛还是配合商业广告,她都很遂陶轩的意,为嘉世的发展更是贡献了全力。
此外,苏沐橙除了身为嘉世的王牌选手,为嘉世带来过很多商业价值外,她还是苏沐秋的妹妹。从沐橙还在读中学的时候,陶轩和叶橙苏三人就开始有了交情。那个时候,大家兄弟相称,在游戏里也算是生死与共过。陶轩也是看着沐橙从一个天真懵懂的女孩,到继承哥哥的账号卡,逐渐走上职业选手的道路的。
可时至今日,双方已经成了对手。陶轩对苏沐橙的感情,也从起初的关怀照料,渐渐变为把她单纯当做嘉世的摇钱树,完全以剥削剩余价值为目的。这么一个情感变质的过程,也是长年累月地积攒下来的。到了最后,他背地里连着叶橙两人一起暗算。也多亏了他那露骨的神情,不然任叶修和老魏再无下限,也未必会想到这么多。

叶修是个重情重义的人,可陶轩同时还是个商人。多年的友谊,在利益面前就是如此脆弱不堪。某些人一旦翻脸,恶毒到要让对方身败名裂。卑鄙地挟持比赛,这是亵渎了竞技道德;逼苏沐橙陷入进退维谷的局面,这是将往日情分统统在此撕碎。如果说陶轩对叶修有恨,奈何不了他就将这些报复在苏沐橙身上。这事儿放谁身上能不觉得气愤?

所以在那一瞬,叶修的怒火终于压抑不住了。



不过还有一点,就是陶轩这种疯狂报复的心理到底从哪来的?仿佛恨入骨髓一般,实在让人费解。是否叶修对他所作所为的不恰当回应,也导致了陶轩的最终抉择?
反复琢磨后,我发现归根到底,暴露出的是陶轩对叶修的忌惮、失望、妒忌和愤恨。

1、从根源上分析,嘉世是叶修和陶轩共同打造的王朝,两者缺一不可。
一个是久经沙场、战无不胜的将军,一个是运筹帷幄、巧善经营的统领。正如没有能凭空矗立不构建于地基上的灯塔,也没有钢筋水泥浇筑却不加修葺的地基。
陶轩和叶修也曾志同道合过。而且联盟的商业化是可预见的,这个时代的繁荣是同金钱紧密结合的。简陋的训练环境和人才培养,都急需资金支持才能焕发生机。或者更直白点说,才能让选手维持生计。
嘉世容不下叶修的根本原因,是他本人的拒商业化。当然叶修也是个务实的人,明白赞助投资对于战队发展的重要性。可出于家庭原因和叶修自身的抵触心理,他无论是新闻发布会、记者采访还是广告代言等统统都不参与。
这时的陶轩早已被利益熏心,而叶修依然只是坚守着他的荣耀和胜利。两个朋友背道而驰,渐行渐远,嘉世不可调和的矛盾由此产生。
所以最终劳燕分飞,只能说是性格决定命运。叶修太过淡漠理智,又对于与自身原则相悖的事有眼里揉不下沙子般的固执。他会直率点出对方错误,却不强求对方改变。如果注定不是一路人,他也不愿再多费口舌。
叶修习惯性地将选择权留给对方,并对此持冷酷般的漠然。所以他这种性格,要么使对方心怀感激,欣然接受;要么是咬牙切齿,仿佛受到了侮辱而愤慨。出于尊重,嘉世队员本该接纳叶修的建议,看淡私利。更何况拿过三连冠的队伍,个个实力也不会差。叶修虽然在技术上要求严苛,但他不会强求别人去做力所不能及的事。只是要求队友百分百的专注,将能完成的操作发挥到极致,这也很过分吗?
可惜,最终在老板的授意和刘皓的怂恿下,队友们的不服和反抗占了上风。叶修越来越发现,与整个嘉世大背景格格不入的人,原来是他自己。后来,嘉世的成绩一落千丈,已经无法力挽狂澜了,所以叶修选择退避来为嘉世开路。
原著中有写“他们的队长,为了队伍能有改变,已经决定主动放手。或许嘉世的人还很得意地以为是他们的手段才让叶修退位的吧?他们或许不知道,这件事,本来可以和和气气地就解决掉。在队伍和叶修之间,他们本来不用抉择,因为他们的队长,为了队伍,也是可以做出牺牲,甚至包括,退役……”【501章】

所以从有了退役离开这个念头开始,叶修对之后的嘉世走势和未来发展都有了一定预期。
“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!”这一句话里,大多数人看到的是无奈和坚毅,我看到的却还有希望和期待。既有对他脑海中,以君莫笑为战术核心的新战队的期待,也有对嘉世能够重振旗鼓的隐隐的希望。陶轩认为换孙翔接替叶修,或许就能根治掉嘉世的顽疾。不谋而合地,叶修又怎会不希望新血液的替换能让这只战队重新焕发生机。所以他说,“如果是为了让战队能够更好地生存发展,无论使用何种方式,正确与否,我都会试着去理解。”【1060章】
面对嘉世上至老板经理,下至亲密队友的排挤、离间、处处针锋相对,他也心灰意冷过,但表面上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。即使交出一叶之秋时心里的苦涩转为手上难以自抑的颤抖,即使散人50级之后的提升方法仍是未知,即使重建战队的构想也只是稍露雏形。但这个时候,他却没有表现出愤怒或绝望,是因为大部分的因素还在他的可控范围内。这些冷嘲热讽和前路艰辛他都预料到了,而且不值得在乎。甚至为了保护苏沐橙,不让她强行解约,叶修接受了退役也没有多做挣扎。
所以说,如果有什么事能让他的怒火形于色,那必定是超出他预想的重重一击。

2、叶修的角度暂告一段落,反观陶轩这边的性格和心理活动,实际上在原著中有大量的剖析和描写。比起叶修晦涩的心理,他的要敞亮很多。
首先,我不认为他是个完全不顾情义的人。否则根本不会有前八个赛季的隐忍妥协,以及老嘉世被拆分后,45万的转会费让叶修带走沐雨橙风。
放眼哪家俱乐部的老板,在选手不能为他们带来现实利润时还能容忍对方的不配合?他们两人,一个需要赛场,一个需要利益,但在这层单纯的互利之上,还有作为嘉世王朝共同奠基者所打下的情分。
那么最后撕破脸,叶修被陶轩使尽阴险的手段针对。原因,除了根本上的利益矛盾,必定还有其他因素。正如前面所说,我认为可以归结为陶轩对叶修的忌惮、失望、妒忌和愤恨。

(1)​失望和忌惮
不从事商业活动无法为战队带来利润,这是原著中最露骨点出的导火索。而且比起家庭方面的“苦衷”,更多的还是源于叶修自身的抗拒不配合。
他特有一种清高淡漠的气场,对于无条件配合广告商的哗众取宠行为面露嘲笑。有时候想想,哪怕是接不出面的商品代言,比如护手霜、键盘广告之类的,也比全面否决,并对陶轩的愤怒视而不见要好吧。说不定还能出现“供不应求”的消费心理刺激呢。
由此也可以看出,嘉世时期的叶修比起现在的圆滑老道,更多了几分傲骨和锋芒,棱角还很分明,在社会上闯荡时也有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强硬。
吴雪峰退役后,主扛新闻发布会的副队长一职空了出来,叶修和陶轩的矛盾也由此被激化。虽然这局面,由于苏沐橙出道带来的丰厚商业利润而有所缓和,但也不过是缓兵之计,治标不治本。一但叶修从“战无不胜”的神坛上掉下来,他们往昔辛苦经营着的平衡,便会立刻被打破。
陶轩对叶修是越来越失望,但他的手段高明,隐藏得不赖。首先利用舆论媒体巧妙地让粉丝们相信,叶修确实是年龄到了、状态下滑,理应承担战绩不佳的所有责任。然后嘉世战队百般挽留,却拗不过深爱战队、用心负责的队长执意引咎辞职。所以“叶秋退役”时,粉丝们痛哭流涕却又无可奈何。这是多么完美的一张牌啊,如果叶修没有再谋复出的话,世人怕是真的信了陶轩的鬼话。
然而正是因为做过队友,才能深切体会到那操作精湛、战术高明的斗神,一旦站在对立方,将带来何等恐怖的威压。陶轩对叶修是有所忌惮的,所以如果叶修不能为自己所用了,毁了他也不能给他站在自己对立面的机会。

(2)​妒忌
“渐渐的,陶轩就总在想,如果不是这个家伙拖着我的后腿,嘉世现在会是何等光景呢?他时常还会想着,如果他是斗神,如果他是一叶之秋,那么他率领的嘉世,肯定会比现在更加繁荣出众。对那种赛场上的荣耀,他也是无比眷恋的吧?毕竟,他也曾是一名荣耀玩家的……”【1064章】 他看着叶修,就像是看着某人在代替他享受自己渴慕已久了的荣耀。如果由陶轩来操纵一叶之秋,他肯定懂得怎么让斗神的名望和商业价值一炮打响。他们本该更骄傲,收获更多赞誉,站在聚光灯下接受如潮水般的掌声。而不是像叶修现在这样,苦行僧般地生怕自己抛头露面——偷偷溜上台比赛,打完了又一个人默默退场,好似身后的所有欢呼声与尖叫都与他无关,甚至赛后的庆功宴他也时常缺席。 陶轩气啊,气得咬牙切齿!有个人拥有了他想要的一切却满不在乎,低调内敛得像是在他这腔热血上浇冷水,踩在他的尊严上肆意碾压。 对于叶修而言,淡定从容是永恒的品质,他真的只是想好好打荣耀罢了。可这些,在陶轩眼中却成了明晃晃的讽刺。

(3)愤恨
有了前面两条的铺垫,陶轩对叶修的愤恨已经不言而喻了。在叶修退役后,不难想象陶轩一定对苏沐橙有过巴结讨好的行为,但沐橙的强硬让他碰了一鼻子灰。眼睁睁看着嘉世的摇钱树将留不住,还要到兴欣那边去给别人长光,而这一切又是因为叶修!由此,陶轩的愤恨也如火上浇油,愈烧愈烈。
这怒火燃烧了他的理智,以致于不顾多年来的情分,将苏沐橙安排在了擂台赛末位,还冲叶修轻蔑地瞟去一眼,摆明了要看他们鱼死网破。苏沐橙胆敢有丁点儿放水、畏缩的行为,陶轩私下收买的媒体们就能立刻借题发挥,编造出一篇篇天花乱坠的说辞,把苏沐橙以及接下来她将加入的兴欣贬得一文不值。
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?

叶修彻底明白了,原来知人知面不知心。一直以来,拖垮嘉世的不是团队不合,不是小人窜反,不是新人青涩,归根到底是他陶轩。嘉世对他而言,已经彻底沦为了一件商品。结果自然是人心涣散,队里的人一边巴结着老板一边各谋出路。
嘉世,早就是一盘散沙了。
“一支队伍面临困境的时候,最顺理成章的做法不就是众人一起努力,打出成绩走出困境吗?但现在的嘉世,在遇到困境的时候,以刘皓为首的这么一小部分人,已经把队伍视为沉船,准备弃船逃命了。” 【0613章】


再回正题,苏沐橙的实力和风格,叶修再清楚不过。她一直是偏向于策应型而不是攻击型的选手,惯于和他人配合,这么多年下来,从来就没出过什么个人风头。这次却被逼到不得不豪迈地火力全开,无法迂回。更何况,她的对手还是荣耀第一狂剑——不懂什么叫后退,反而愈战愈勇、不惜卖血抢攻的孙哲平!
心理压力有多大,可想而知。

一瞬间,这种商业上的利弊角逐和其中的蝇营狗苟,竟是如此面目可憎。叶修猛地攥紧了拳头,手背上青筋暴起,指甲深深地嵌入掌心。他的瞳中愠怒一闪而过,面上如凝冰霜,却只是紧紧地盯着屏幕不吭一声。
他在心里默默地为沐橙捏了把汗,即使相信对方的职业道德,却也怕狂剑士突破火力线后的反击,会让沐雨橙风陷入被动。如果逃脱不开近战贴身的缠斗,就很可能因此失掉比赛。所以当看到沐雨橙风选择退后时,孙哲平是一怔,叶修却是缓缓地舒了一口气——她还没有失去理智,没有因不熟悉的豪放姿态而放弃自己最舒服的打法。

沐雨橙风,获胜!

叶修说,“接下来就交给我吧!”




“我相信嘉世不会因此倒下,嘉世会拥有光辉的未来。”

“有这么多热爱关心嘉世的人存在,你觉得嘉世这个名字真的会消失吗?我有信心,继承嘉世的人,一定会出现,嘉世绝不会因为某一个人的决定而废弃。因为嘉世并不是一件商品,它是一种精神,甚至是一种文化,它存在于每一个关心和热爱嘉世的人心中,他们才是真正的嘉世人,这是谁也出售不了的,只要有他们在,嘉世就永远不会倒。”

那之后将是一个新纪元,是由邱非所带领的,崭新的嘉世。